說完話,他又思索了一下,補充道:“只是那別院距離頗遠,今日來回怕是來不及。

  畢竟明日白大人還要忙公務,回來的太晚,影響休息就不好了,與本王想讓白大人放松一下的想法背道而馳。

  這樣吧,等下次白大人休沐的時候,我們便過去。白大人下衙的時候,我們就走,在那住一晚,隔天回來,時間剛剛好,也不會因為時間太趕而疲累。

  白大人覺得意下如何?”

  白一弦說道:“全依王爺所言就是。”

  三五皇子立即又蹦跶了出來,心道這慕容楚真是太無恥了。為了讓人家白一弦回心轉意,真是什么招數都出,連去別院泡溫泉這一招都用上了。

  你那別院,還有那溫泉,平時寶貝的跟什么似的。一般人都不讓去,現在竟然開口邀請白一弦。真是……

  那溫泉乃是皇后賜給慕容楚的,以前他們關系還沒這么差的時候,就連他們想去,都要跟慕容楚說半天好話才行。

  后來慕容楚大了,他們之間的關系越來越差,便再也沒有去過。因為不想去,也不屑去了。

  不過,他們是不可能讓慕容楚和白一弦獨處的。

  于是三皇子立即擺出一副懷念的模樣,開口說道:“說起來,七皇弟的別院,皇兄我也好久沒有去過了。想起來以前,倒甚是懷念。

  既然你和白大人要去,不知皇兄可有這個臉,借一下白大人的光,也跟著前去呢?”

  五皇子也說道:“是啊,本殿還記得,那時候我們三人經常一起泡澡聊天,好不愜意。

  只是后來事情多了,政務繁忙起來,去的便少了。說起來,平時聯絡少了,連感情都會淡了。

  不如趁此機會,我們聚一聚,重溫一下以前,如何?”

  這兩人說的話,就跟慕容楚不答應,就是跟他們沒感情了一般。身為親兄弟,還要借著白一弦的光才能去?

  這要是傳出去,別人還以為慕容楚只想拉攏官員,不愿親厚兄弟呢。

  慕容楚就無語了,你說他們的目的是白一弦,可還處處掩飾,就跟別人看不出來似的。

  明明是不想他和白一弦獨處,所以兩人才想跟去,偏還擺出一副懷舊的模樣。

  慕容楚也明白,估計他們是想給白一弦表達一種,自己連親兄弟都不親厚,沒有感情的形象,借此讓白一弦看清他,疏遠他。

  慕容楚淡淡的笑了笑,說道:“兩位皇兄說的哪里話,皇弟巴不得你們過去呢。只是平時兩位兄長忙于政務,所以皇弟不敢打擾罷了。

  既然你們有時間,什么時候想去了,跟做弟弟的說一聲便可。”

  三皇子和五皇子互相看了一眼,說道:“那就好,還以為七皇弟,不希望我們跟去呢。”

  這兩人自己就是對手,平時斗的跟什么似的。不過在對待慕容楚和白一弦的這件事上,兩人又一致對外了。

  白一弦看著他們說話,感覺他們之間的氣氛挺奇怪的。不過他心中也是了然,知道他們大概并不像表面上那么和睦。

  畢竟皇室無親情,這句話可不只是說說而已。前世的歷史之中,奪嫡事件可都是殘酷的很的。

  當然,以白一弦的聰明,經過這么一番接觸下來,此時也看出來三皇子和五皇子,對他似乎有些不同。

  他們跟自己相處,似乎帶著功利因素,而且,這種功利心還非常急迫。

  自己身上,到底有什么地方,是值得他們如此的呢?

  白一弦端起桌上的酒杯,慢慢的一邊品嘗,一邊思索。

  看他們的模樣,似乎是有意與自己結交。可自己不過一個區區七品,而且也無顯赫家世,對他們競爭皇位并無幫助。

  既然如此,那還有什么是值得兩位皇子親自來結交的?

  莫非是自己的才華?他們知道慕容楚破解難題,從而封王,是自己的緣故了?

  白一弦心中一亮,頓時覺得,自己什么都沒有,若值得兩位皇子不惜放低身段,刻意結交,那也就只有這一點了。

  之前是因為沒往這方面想,所以白一弦對他們的態度有些奇怪。如今想明白之后,再看他們同自己說話時候的態度,對他們的心思便更加的明朗起來。

  他們看中了自己的才華。白一弦頓時有些喜悅。想不到自己竟然也有這么一天呢。畢竟,如果自己幫助的人若是登基,自己可是功臣來的。

  那不就跟古時候的那些出名的謀臣一樣嗎?說不定自己也有機會名垂千古。估計沒有人會不希望自己能名垂千古的吧。

  不過,話又說回來了。若是這些個皇子當真想要拉攏自己,那自己是幫,還是不幫?

  *B酷匠◎網n唯K=一sU正版M,●其Z他G都v}是:_盜t版T^0

  如果幫的話,那又該選擇其中哪一個來幫助呢?按照關系的親近來說,他自然是和慕容楚比較近一些,若是要幫,也是幫慕容楚。

  只是,到底要不要幫,也得考慮好。畢竟,這是一件大事,成功了還好,輸了的話,自古那些個輸了的人,可向來都沒有什么好下場。

  自己到底要不要參與進去,可得好好考慮考慮。自己出事不要緊,別連累了止溪她們。

  可憐五皇子一番心思沒有白費,經過今天這么一出,白一弦終于明白他的用意了。

  其實這中間也有七皇子推波助瀾的緣故。

  因為有些事,白一弦必須得明白過來。他不可能一直懵懂無知的周旋在三個皇子之間,即使他什么都不知道也不行。

  三人,他必須得選擇一個。

  其實今天讓白一弦明白過來,并不是好時機,但若是私底下跟白一弦說明白的話,似乎也不好。

  私下單獨說,白一弦又沒接觸過三、五皇子,那說不定會讓他產生一種自己趁機在逼迫他選擇自己的感覺,說不定會適得其反。

  白一弦的性格,他大概有所了解。大概屬于越壓迫,便越反彈的那種。

  所以今天,倒是個不是時機的時機。其實他自己也想看看,他們三人,白一弦會選擇誰。

  而如今看白一弦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慕容楚便知道,白一弦應該是已經明白過來了。

  那么下一步,便看他如何選擇了。選對了,一步登天,選錯了,大約便萬劫不復。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星夢的風雪說: 繼續爆更中……哦吼吼,本雪好努力噻……求支持,求打賞,求守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