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不想去從軍?”蘇北直接開口問道。

  “從軍?”軒轅晉宏被蘇北的問題驚得一下坐了起來!

  從軍???

  這件事,他還真沒有想過,可是蘇北這樣突然提起,卻讓他又突然萌生出一點沖動。

  以他現在的情況來說,貌似從軍還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軍中一年,如經十年!

  他頓了頓才又開口試探地問道,“北子,你要去從軍嗎?”

  “我不去!”蘇北直接否定道。

  “那我…………”軒轅晉宏本來生出來的一絲沖動,隨著蘇北的否定回答,也涼了半截。

  可是他還沒有拒絕,蘇北就一下開口道,“三哥,我雖然不從軍,但是我會去軍營見幾個重要的人物,和他們有幾個約定,我覺得三哥可以到軍營去歷練一番,這對你來說或許會是一件好事!”

  “這樣呀,好!”本來他就有點動搖了,蘇北這樣說,軒轅晉宏也就直接答應了,“那北子,什么時候出發?”

  “兩天后等我電話!”得到軒轅晉宏的同意,蘇北心情大好。

  “這么突然?”軒轅晉宏驚了一下,他的工作也才沒上多久呀,不過既然已經決定,他只能辭掉了,大不了就是不干,他繼續道,“好,北子,我等你電話!”

  “嗯嗯!”

  掛了電話之后,蘇北又給沐天打了個電話。

  和蘇北分開的時間,沐天并沒有閑著,要說蘇北身邊的人中,想要和蘇北一起打拼天下決心最強的人,恐怕還真的非沐天不可了。

  他基本每天都在保持高強度的訓練,和沐天在野人山的時候,沐天真真實實地見識到了蘇北的逆天能力。

  他深知以自己目前的身體素質和能力,只會成為蘇北的累贅,所以他必須變強,首先就是身體素質方面。

  沐天只有一個妹妹沐琴子和他相依為命,母親在沐琴子出生之后就意外離開了人世,而父親也因為一場重病,不治身亡,沐琴子是他一個人拉扯大的,可以說也是他唯一的牽掛。

  父親離開的時候,他也才十二三歲的年紀,而妹妹沐琴子整整小了他六歲。

  如今他二十三歲了,沐琴子十七歲正在上高中。

  他對成功的渴望異常強烈,但是,從小磨練出來的品質也讓他能更深刻地理解什么是善惡,或許,這也是他跟在戴龍身邊,還能一直保持初心的原因。

  “北子…”沐天有些激動地喊了一聲。

  蘇北跟沐天的感情,和其他人不一樣,他兩可以說得上是真正的生死之交了!

  G-酷#“匠c$網!☆首C'發V0

  蘇北放輕聲音問了一聲,“沐天,最近還好嗎?”

  “北子,一切都好,我這久可一直都沒有閑著,下次見面一起切磋一個?”沐天激動地說了起來。

  “恐怕我們很快就能再見了!”聽到沐天這么說,蘇北心里也很寬慰,他回了一句。

  沐天一聽他們很快就可以見面,情緒也更加激動了,他道,“北子,事情都處理完了?”

  “還沒有,不過我有事想跟你商量!”

  “什么事?”

  “沐天,有沒有想過去從軍?”蘇北直接開口問道。

  沐天詫異了一下,他心情有些沉重地開口說道,“我也想過去當兵,可是,以我的條件,不是說能當就能當的!”

  “為什么?”

  沐天把自己的事和蘇北講述了一遍,他道,“首先,我如果去部隊了,那么琴子就沒人照顧了,還有,我想以我的情況,部隊恐怕也不會收我吧?”

  聽完沐天的講述,蘇北稍微松了一口氣,他開口道,“沐天,我和你現在已經是兄弟,琴子是你妹妹,那也就是我妹妹了,你去部隊了,琴子我可以替你照顧,……”

  “北子,這怎么可以,你有那么多事………”

  “沐天,你聽我說,我相信你也不甘心一輩子碌碌無為,你安心去部隊里面好好磨練一番,等你強勢歸來,我們一起做一件大事,琴子的事你不要擔心,做我蘇北的妹妹,我不會讓她受一丁點的委屈,至于能不能去部隊的事,你也不要擔心,只要你有這個心,我一定想辦法讓你進去!”蘇北打斷了沐天的話,跟他保證道。

  沐天心里一陣暖流流過,蘇北,他肯定是信得過的,他開口道,“北子,謝謝你!”

  “我們是兄弟,不必言謝,兩天后等我電話!”

  “好,我等你!”和沐天達成一致后,蘇北掛斷了電話。

  “蘇北,要不早點休息吧,明天你還有比賽!”見蘇北不再打電話,慕倩冰來到他身旁,輕聲提醒了一句。

  蘇北回頭看著她,露出了一個微笑,慕倩冰看著他的笑,一臉詫異,正想開口問他,蘇北卻率先開口說道,“倩冰,如果有一天百花殺手組織突然換了一個人來領導你們,你能接受嗎?”

  “這個…………”慕倩冰目光猶豫了一下,她不知道如何來回答蘇北,不得不承認,百花組織就是她的家,而楊建清可以說即是她的老大,也是她的親人,如果說要她背叛他,慕倩冰肯定是做不到的,但是按照目前的狀況來看,蘇北很有可能接手百花殺手組織,要說她不服蘇北,好像也說不過去,經過這段期間的接觸下來,她已經被蘇北的表現徹底征服了。

  “我不接受!”可是,還沒等慕倩冰回答,南宮琳就迎著他們走了過來,震聲開口說道。

  “噢?”蘇北也沒有生氣,只是露出一個好奇的目光朝她看了過去,“為什么你不接受?”

  “就算我們能接受,你以為百花殺手組織里面的其他人會接受嗎?”南宮琳看到蘇北那個強勢的目光,心里又有些心虛起來,她開口道。

  “我們已經約定好了!”蘇北隨口提醒了一句。

  “你把百花殺手組織想的太簡單了!”南宮琳搖了搖頭,臉上露出了一絲輕笑。

  “為什么這么說?”蘇北眉頭微微鎖了一下,顯然他覺得百花殺手組織確實也不會簡單,畢竟這可是讓很多華夏大佬都聞風喪膽的組織,怎會簡單?

  但是,他和慕倩冰二人建立的那個契合點,讓他了解到的情況卻又不是太復雜,所以蘇北覺得,或許她們二人還有很多東西沒有和自己說,畢竟契合點的融合效果是沒有一個上限標準的。

  南宮琳和慕倩冰對視了一眼,從慕倩冰的目光中可以看出,她似乎已經不打算隱瞞,倒是南宮琳,似乎還有些猶豫。

  “莫非你們的幾位大哥還準備反悔不成?”蘇北有些不悅地問了一句。

  見蘇北有些生氣,南宮琳也沒有緊張,南宮琳呡了呡嘴,看到慕倩冰沖她輕輕點了點頭,她這才開口道,“蘇北,花哥他們答應的事肯定不會反悔,只是,百花殺手組織根本不像你了解到的那樣,有很多事情我們沒有和你說,確實有我們隱瞞的原因,因為這其中牽涉的東西實在是太多了,而且還與一些超凡強者有關系,以你現在的能力來說,還不是你能應付得來的,……”

  說到這里,南宮琳臉色變得有些有些沉重起來,她回頭看了一眼慕倩冰,開口詢問道,“倩冰,我們真的要說這些事,如果真的說出這些事,那可就等于背叛了百花手組織了,有可能我們就會面臨被那些超強者的追殺,可能連花哥他們也不會………”

  “還是我來說吧!”慕倩冰看了她一眼,咬了咬嘴唇,重下決心說道。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