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幾天了?我不知道,大概過去三四天了吧,我現在并不是每天都在寫日記,如果沒有什么特別的事的話我就不打算消耗紙和墨水。

  今天天氣很陰沉,壓抑的讓人喘不過來氣,雖然那些一直在學校里游離喪尸讓人很不爽,但又能怎樣呢?上午6點半,我爬上天臺,那些由喪尸殘體組成的肉瘤竟然在有規律的震動,或者說起伏。不管那是什么,反正不會是來給我送彈藥的!我翻看了下個人終端個人終端里也沒有其他幸存者關于這些肉瘤的記載。

  這些從七號營地補給箱里找到的單兵設備似乎是可以聯網的,只是信號一直短短續續,手機通訊很早前就中斷了,現在還能使用的應該只有軍用線路,我不是很懂這些關于網絡的東西,我只知道終端已經是我聯系上她最后的方式了。那些直十偶爾還會飛過學校,但再也沒有運直來給我們運送補給。黃凱現在的生活和我差不多,起床,找個窗口發呆,但他不寫日記,這些肉瘤然我們很緊張。至于那幾個混社會的,他們現在倒是多了項裝好消音器打靶的活動。但這很消耗我們的彈藥,我和黃凱勸過他們,但和一幫不知道里為何物的家伙講道理簡直是白搭!我和黃凱分走了一些彈藥,5?8口徑步槍彈每人300發,12?7口徑彈藥我取走了僅有的50發,見鬼,我怎和會和這些家伙共處一室。

  異變發生的比較突然,大概下午5點,那幾個肉瘤突然炸裂,有一個接近5米高的喪尸從里面走了出來那扭曲猙獰的面孔明顯可以看到是有三張人臉拼湊而成,巨大的身體然他幾乎是像猩猩一樣有雙臂支撐著身體行走但很快他就站了起來,靜靜地矗立在那,這樣的家伙,共有5只。直十在此飛過頭頂,但這次除了螺旋槳的翁鳴之外還多了一聲如嬰兒哭泣般尖銳的嘶吼。一只翼展接近七八米的怪物,長著兩顆面龐潰爛的頭顱,沒有四肢,但生長著四只蝠翼,他尖嘯著撲向直十,可迎接它的是機炮和子彈破空的巨響,子彈穿透那家伙的蝠翼,兩發火箭彈也向那家伙飛去,但無濟于事那怪物直接咬碎飛來的火箭彈然后撲向了直升機。幾乎是一瞬間巨響從天空傳來我只看到了,殘骸,直十的殘骸。我放下十式,不敢再去看那畫面,但尸群卻在這時候動了。包括那幾個巨型喪尸。黃凱的急促聲音從通訊器里傳來“老云,那些家伙為了救人把門打開了,現在喪尸開始涌過來了,幫忙!”“喵了個咪的!”咒罵了句,我端起十式跑到了天臺的另一角,看到無數喪尸正向宿舍樓內涌來,放下兩腳架,將十字準星對準了那巨型喪尸的頭顱。轟!子彈出膛的聲音幾乎要將我的鼓膜震裂,巨大的后座力震的我胸口生疼。幸好,十式的電子準鏡幫我校準好了準星,不然還真不知道怎么狙殺這片尸潮,接著幾發子彈將那巨型喪尸那頭顱徹底打碎,換上新的彈夾,將十字準星對準下一個走來的巨型喪尸。

  “所以,為了她,你們就開了門?”我看向那個帶頭的家伙。“是又怎樣!”“沒事。休息吧。”我走出那間宿舍,為了重要的人舍棄一切,呵,誰不是呢?哦,對了。網絡回復過一次,那些變異怪物不只是有些人做了個物種介紹,那巨型喪尸被命名為“屠夫”那個摧毀直十的被命名為“飛魘”。還有那個女生,我總感覺她有些問題,但說不上來是哪里有問題?在這末日里錘煉出的第六感一直在報警,希望這只是錯覺。

  ;酷v匠EO網唯一…正^Y版F,J其…他}都h是*盜¤,版:0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