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靈山,滄瀾域道之極地,為此界火屬性修士趨之若鶩之地。

  此地常年高溫,凡人靠近千里之內就會被焚化成煙,此時卻出現了一幕奇景。一座萬丈冰殿懸于天,殿分九層,垂落道道霞光,宛若無暇白玉砌就。

  宮殿千里之內形成了一座冰域,與周遭的高溫相比,仿佛冰火相存,陰陽相生,畫面極具震撼力。

  有人甚至在夜間看到冰殿吸納月華,以此充盈己身,殿身散發清光,唯美而夢幻,就像在修煉般。更離奇的是,有一位走火入魔之人誤入殿內,他那時已瀕死,修為半廢。可他半月后走出時,卻已恢復如初,連修為都是突破了數個境界,此事傳開,引發了世人嘩然。

  未過多久,便有一些人想將此殿據為己有,他們趁夜出擊,其中想將冰殿搬走的一人,卻被一道月華化為無形。其余之人都意識到了不妙,想逃卻已遲,一道波紋自冰殿內擴散而出,將那些人瞬間化為了齏粉,天地又恢復了寧靜。

  此后,一位炎靈宗長老親自降臨,他來此欲將冰殿搬回宗門,宗中上下皆對這座冰殿十分感興趣,宗主更是將他派出,他靠近這座宛若藝術品的殿宇,仔細打量,眼中有著癡迷之色‘多么完美的瑰寶’他此時甚至抑制不住自己的貪欲,心中有著一道聲音告訴他‘帶著它遠走高飛吧,即使是帶回宗門內,它也輪不到你來掌管,若是獨占,掌控參透了其中奧秘,未來我們定然能君臨這片界域’

  他有些動搖,以至于沒有注意到從殿宇第一層中踏出的一尊殿靈。直到殿靈走到他身前,他才有所察覺,可不待他有所反應,器靈便伸出了一只晶瑩的手掌,將他輕易磨滅于虛空,神魂俱滅,而后器靈消散,一切宛若沒發生過般。

  消息傳開,風波愈演愈烈。炎靈宗宗主與懸王寺藏寂主持聯袂而來,打算強破此殿,一探其中奧秘。

  藏寂主持年近中年,身材高大,雄健不失俊朗,雖為佛,可面容卻要勝過世間絕大多數美男子。炎靈宗宗主則是一位身披赤氅的老者,他須發濃密,鶴發童顏,宛若火中仙。

  兩人攜手闖到了第四層。第四層殿靈身影通天徹地,似有意識般,萬般道術、千般妙法信手拈來,如月神般征伐四方,即使他們二人,聯手對敵都是有些吃力。

  器靈手握月華凝成的長槍,身軀如龍,長槍吞吐萬丈槍芒,恍若要刺破天地,刺、劈、撩、挑、摜、帶、點,槍技的原始七式被展現的淋漓盡致。一道道宛若銀河般的千萬丈光刃,被器靈以長槍斬出,攜星辰幻象朝藏寂二人落下,沿途空間哀鳴,出現了一道道空間裂縫,空間亂流涌動,使得這片天地都更加狂暴。

  藏寂看著眼前景象,臉色也變得有些凝重,他身后出現了一道通天佛影,佛影身披金色袈裟,頭頂佛斑若大日般璀璨,身周佛音浩蕩,佛教古梵文繚繞。身后浮現出一片朦朧的佛域,域內十日同空,眾生愿力化為了實質,如江河般奔騰咆哮,最終涌入一座鎏金佛塔中。

  佛塔囊括無盡疆域,每一層上都端坐著無盡佛陀,塔高不可測,像高可至天之盡頭。塔表面流動著玄奧佛光,佛光流溢間,時空破滅,大道崩殂。

  佛塔頂部端坐一尊佛,佛端坐在一棵金色的菩提樹下,他捻動手中佛珠,口中念念有詞,在為塔下眾多佛陀講道,他聲音化為大道符文,眼中金光閃爍,似內蘊大日,他腦畔十輪昊日環繞,映襯得他宛若一尊神袛。

  藏寂雙手結大日法印,通天佛影身前出現了十輪虛幻的大日,佛影推大日而行,碾壓虛空,這片天地都似要被撐爆。大日與光刃相撞,天地動蕩,碰撞所產生的余波將炎靈山化為了粉塵,大地都因此向下凹陷了數千萬里。

  余波散去,炎靈宗宗主在此間隙踏出,身后巨大仙影身周浮現道道赤紅古印,古印閃爍著極為玄奧的道光,噴薄浩蕩炎氣。古印巨大,每一枚古印似都能擊落一顆星辰。

  仙影身周的古印在同時皆朝器靈掠去,一印接一印,擠滿了天穹,宛若條條火龍向器靈那里咆哮而去。

  這一刻,藏寂與炎靈宗宗主對視了一眼,充滿默契的笑了笑,有些輕松,這一擊下,那殿靈定會被鎮殺。

  然而等了許久,耳邊都未傳來音爆聲,他們二人皺了皺眉,扭頭向前看去。

  cv最C-新章v-節《上酷w^匠網o~0.W

  殿靈安然靜立,在他身前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層晶瑩之幕,幕面蕩起層層漣漪,而那些古印卻早已鴻飛冥冥。一道聲音傳來‘四,我和六都有些不耐煩了,還是讓我出手解決吧’殿宇第四層的殿靈漠然的點點頭,顯然他也是知道,以他的實力,很難將眼前二人鎮殺。

  藏寂和炎靈宗宗主此刻呆滯地立在原地,他們都有些毛骨悚然,那道聲音顯然也是來自殿靈,那所謂的‘我和六’難道分別是第五、六層的殿靈。想到此,饒是以他們的定力,此刻也是有些頭皮發麻。

  在他們思緒急轉的同時,虛空上出現了一只巨掌,蓋壓一片天,掌呈幽藍色,細細密密的掌紋宛若大道之痕,傾瀉著清冷旳月輝,彌漫浩然道威。掌心浮動著一片海,海上煙霧朦朧,那每一滴水、每一縷霧都似由大道所凝。

  藏寂皺眉緊盯著幽藍巨掌,似是想到了什么,臉色漸漸變得有些蒼白,有些無力地道‘道韻化形’

  在他一旁的炎靈宗宗主,此刻也是意識到了什么,臉色有些陰沉不定,隨后又變得有些頹然,道‘這怎么可能’要知道即使是瀾滄域域主,也僅僅只是剛剛觸摸到了道韻化化形的門檻而已,但他們在這里看到了什么,一尊殿靈踏入了道韻化形的境界,看樣子還不止是入門那么簡單。

  那它上面的幾位殿靈又有多強,想到這他們也是有些自嘲,只怕就算是域主來此也闖不過第五層吧。

  他們立在原地一動不動,已心灰意冷,望著緩緩壓下的遮天巨掌,放棄了抵抗。他們第一次品嘗到了死亡臨近的痛苦,也認了命,這一下方圓千里之內一切皆會被磨滅,這便是那傳說之境的威力。他們深知自己絕無幸存之理。

  藏寂卻突然朝天大笑,道‘我從未想過自己的一生會如此結束,可,能死在這樣的力量下,我已無憾’他神色間有著看破生死的灑脫。

  他身旁的炎靈宗宗主也是一笑,道‘大善,此當為我輩本色’他看著那巨掌也是露出坦然的神色。

  藏寂于他而言算是小輩,藏寂尚能坦然面對生死,他這活了不知多年的老怪物,若再是畏畏縮縮,那豈不是徒惹人笑話。

  此時,巨掌離他們僅有萬米之遙,道威散溢出的氣息,沖散了流云,也沖亂了他們的衣衫。

  那股氣息壓制的他們呼吸都是有些不暢,在巨掌離他們只有數百米時,他們已是被震得口鼻溢血,軀體都瀕近破裂。

  當手掌還要繼續下壓時,一道輕語響起‘可以了’而后藏寂二人,便是有些震撼的看到,那道幽藍掌印寸寸消散。

  細語微不可查,按理說,在這種情況下那聲音本不應被聽到,可他們不僅聽到了,還像是從心底傳出的。

  一位少年自冰殿第九層踏出,少年身披玄袍,身姿修長,面容完美絕倫,額間一點神魔印,映襯得他宛若謫仙。

  少年看著他們道‘你們很不錯,機緣不僅屬于有緣者,還屬于敢爭者。當然,你們都屬于這類人,所以,可獲機緣’

  少年看著藏寂道‘你所凝聚的域神是大日佛尊吧’藏寂雙手合十,點了點頭道‘是’少年將一枚金色葉子和一截根系遞給了他,道’金菩提樹的葉與根,或許會對你有所幫助’藏寂雙手顫抖地接過,雖他沒有聽說過此物,可他卻能感應到,其中蘊含著的純凈澎湃、無窮無盡的佛道本源。

  少年又抬頭看向了炎靈宗宗主,他恭謹地道‘在下所凝域神為炎君’。

  少年點點頭,抬手拋出了一張玉帛和一塊玉印,道‘焚仙譜與焚仙印,應會對你有所益處’炎靈宗宗主同樣雙手接過,他也不知此物來歷,可冰殿之主所賜,又豈會是尋常。

  藏寂二人同時躬身道‘多謝前輩饋贈’少年卻擺了擺手‘別稱我前輩,我其實還不到三十歲’藏寂二人震驚的看著他,他們并沒有懷疑少年話的真實性,因為骨齡做不得假。

  他們閉眸以精神力探查,少年并未阻止。

  旋即他們苦笑了一聲,結果出乎了他們的意料,少年僅有二十歲左右。同時他們也發現少年并非本尊,而是一道精神印記,換句話說他便是本尊無意間殘留下的一縷意識。

  這讓他們更是驚駭,一縷意識都如此,那么本尊,又該有多強。

  少年又看著藏寂著,自語道‘有意思,始源佛域一千八百尊之一的大日佛尊和混沌火域三千君之一的炎君,想不到此域還有人能凝煉如此域神。’隨后他轉身又踏進了冰殿內,傳出了一道聲音‘放他們離去吧。’

  炎靈山所在,出現了一座冰域,冰域涵蓋方圓千萬里,像是大道所存。

  冰殿高懸,流轉道韻,灑落道輝,宛若神靈之殿,唯美而夢幻。

  世人稱之為道冰域,它,在以后的歲月里留下了無盡傳說。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亂千秋說: 這兩章番外提到了小說的很多設定,像祖源佛域、混沌火域、域神等。這些在后續的章節中都會陸續出現。當然若有想要深入了解的小伙伴,可以給千秋發消息,千秋看到就會為大家耐心解答的。 在這里先說一下道月術吧 。 道月術為孟無尊與生俱來的先天 至尊三術之一。無修煉界定,觀月之形,融道而生 ,可化萬物。修到極致,不再拘泥于月形,可觀其他星辰,更可召上古神靈征伐四方。 其他兩術暫時不會透露,畢竟全都透露就沒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