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冬的午夜,寒氣濃郁,四周漆黑一片,最底層的奴仆都已睡下。

王宮的地窯之中,少年凌羽塵卻悄悄的從床上坐了起來。

他掀開破舊而單薄的被子,抓起被當成‘枕頭’的外衣,小心翼翼的將腳上的鐐銬纏好。

這樣他活動的時候,鐐銬就不會發出聲音。

凌羽塵從床上站了起來,石板床在初冬有些冰冷,但凌羽塵的心頭卻十分火熱。

鎮獄神體術!

是他觀摩凌家祖祠的諸多神像,參悟出來的一種煉體功法,超越了俗世的功法等級。

凌羽塵沉腰坐馬,拉開架勢,熟練的出招,一招一式之間,都能最大化的激發自身潛力,錘煉出玄氣。

這世間,玄氣是武道修行的根基。

體內玄氣的儲量,也衡量著一個武者的境界。

凌羽塵錘煉出的玄氣呈紫色,如同一條條紫色的溪流,從全身各處涌向丹田。

一套拳法打完,可凌羽塵的丹田依然空空如也,沒有一絲玄氣!

因為他的丹田生來就是破碎的,根本無法儲存玄氣。

體內無法儲存玄氣,就永遠只能是最低的煉體一重,也就永遠只能是個廢物。

“真是不甘心啊!”

凌羽塵咬了咬牙,漆黑的眸子透著堅毅,還有對修行的向往。

修行,不僅是為了強大己身,更為了守護那唯一的至親,還有背負的血海深仇。

突然。

地窯外傳來了幾道腳步聲。

凌羽塵立即斂去眼眸里的仇恨,敏捷的倒在床上,熟練的取下外衣,枕在頭下‘熟睡’起來。

“喲,睡得還挺香,還當自己是九王子殿下呢?快點給咱家滾起來!”

伴隨著尖利的公鴨嗓音,一道破風驟然響起。

啪!

凌羽塵感覺大腿火辣辣的疼,猛然‘醒’了過來,朝來人盯去。

來人身穿青鳩色太監服,嘴角蓄著八字胡,手里捏著一根褐色皮鞭,正盛氣凌人的瞪著凌羽塵。

此人名羅厲,以前只是伺候他的一個小太監,如今投靠了葉家,已經升為太監管事。

“看什么看,是不是想要咱家繼續用鞭子‘請’你下床!”

羅厲捏著鞭子耀武揚威,似乎想將以前在凌羽塵面前的卑微全都找回來。

凌羽塵默默的收回目光,一言不發的將衣服穿好,下了床。

兩個小太監上前,將凌羽塵押著,跟在羅厲后面,朝地窖外走去。

外面是一座座富麗堂皇的宮殿,乃是云嵐郡國的王宮。

凌家曾是這里的主人,如今已被葉家取而代之。

凌羽塵作為前朝王子,本應該被處死,但他悟性極高卻又無法修行,所以被葉家圈養起來,作為葉家子嗣們的陪練。

一旦不從或稍有怠慢,就會遭到毒打和虐待,凌羽塵一直默默承受著。

此時還是黎明時分,但不遠處的校場上,已有拳風聲和呼喝聲傳來。

羅厲瞥向凌羽塵,戲謔的道,“王室的子嗣們朝氣蓬勃,這么早便開始刻苦修行,也難怪能夠改朝換代。”

聽到‘改朝換代’四字,凌羽塵手掌不由自主的捏緊。

他永遠也忘不了母后絕望無助的臉!

也忘不了十萬族人飄落的人頭!

更忘不了那染紅了滄瀾江的血!

滅國之恨,滅族之仇!

至死難休!

四人來到校場邊緣。

“奴才已經將凌羽塵帶到。”

羅厲諂媚的對著校場躬身,在校場上練拳的眾王子都相繼停了下來,朝凌羽塵望來。

三王子率先開口道,“今天我要實戰。”

八王子接著道,“為我講解鍛骨術。”

“我要學淬髓法!”

眾王子相繼開口,明明是向凌羽塵請教,卻都是居高臨下的語氣。

無它,不提他們現在尊貴的王子身份,就是他們自身,最弱的也有著煉體五重的修為,強大的甚至達到了后天境。

而凌羽塵,不過是最低的煉體一重而已。

這世間,煉體有九重,然后是武道七境,分別是后天境、先天境、開元境、輪海境、陰陽境、歸一境和長生境。

每個境界又分初期、中期、后期、小圓滿、圓滿、大圓滿及巔峰七個小境界。

“凌羽塵,還不立即上前為諸位王子們講解。”羅厲狠狠的瞪了凌羽塵一眼。

凌羽塵拖著沉重的腳鐐上前。

“凌羽塵,看看我這新學的崩拳修煉得如何!”

三王子縱身一躍,打出一招長拳,轟向凌羽塵的胸口。

凌羽塵目光一凝,看出了三王子招式中的破綻。

他右腳向外側跨半米,身體半旋,打出一招鎮獄神體術中的‘攬天錘’,擊向三王子的肋下。

這是純粹的肉體力量,沒有玄氣的加持增幅。

砰!

凌羽塵的拳頭剛接觸到三王子的身體,就感覺一股大力作用在他的拳頭上。

緊接著,凌羽塵的胸口就挨了一拳,被打飛出八米遠,然后砸落在地,‘哇’的一下噴出一口鮮血。

他沒有玄氣,縱然有再高的戰技天賦,但在絕對的力量面前也無可奈何。

“嘖嘖,不錯的反擊招式…”

三王子面有明悟之色,腳步往前一跨,“再來試試第二招,看你如何破解。”

三王子攻擊如潮,每一次,凌羽塵都能準確的找出對方的破綻,但卻因為沒有玄氣,被三王子像沙包一樣打飛出去。

自改朝換代以來,他每天都會經歷這樣的事情,不知道挨了這些王子多少拳腳和侮辱。

但凌羽塵一直忍辱負重的活著。

因為月兒曾經對他說過,無論在什么情況下,都絕不能放棄。

只要活著,就有希望!

國仇家恨,不報不休!

“不愧是曾經名動云嵐郡國的九王子,一門頂級的戰技也能讓發現如此多的破綻,真是讓人嘆為觀止。”

“哈哈,凌羽塵,本王子今天心情不錯,告訴你兩個消息。”

三王子從懷里掏出一枚水晶吊墜,用大拇指和食指捏住,舉在凌羽塵面前,戲謔的說道,“這枚吊墜你應該很熟悉吧?”

凌羽塵心頭猛的一沉,這枚吊墜雖然很普通,但他依然一眼認出。

因為這是妹妹月兒出生時母后親手給她戴上的,月兒一直貼身佩戴著,從未離身,怎么會出現在三王子的手上?

凌羽塵的心頭立即生出一股不詳的預感。

三王子將吊墜像扔垃圾一樣隨手扔到凌羽塵腳下,咧嘴笑道,“這就是第一個消息,凌月兒已經被我葉家抓住,七天后便要凌遲處死。”

“什——么!!!”

凌羽塵聞言眼前一黑,有一種天塌地陷的感覺。

月兒可是他在這個世上唯一的親人了!

可如今,月兒竟然被葉家抓住,而且七天后就要被凌遲處死。

這對于凌羽塵來說,無異于晴天霹靂。

三王子笑著伸出兩根手指,笑道,“第二個消息就是,我們還從凌月兒的身上搜出一株紫極龍血花!”

凌羽塵猛然瞪向三王子,“你說什么!!!”

當初妹妹凌月兒冒險進入魔域,就是為了得到紫極龍血花,修復他的丹田,讓他踏上真正的修行。

“不得不說,你妹妹還真是有些本事,竟然真的弄到了紫極龍血花,但是可惜…”

三王子嘖嘖一笑,得意道,“可惜這珍貴無比的紫極龍血花,卻便宜了我葉家!”

“有了此花,我皇姐葉夢煙以后也定會成為和大哥一樣的絕世強者,而你,終究都只是我葉家的籠中鳥而已。”

  N更●!新T。最m快…上(酷k匠^網$0

“葉夢煙!!!”

聽到這三個字,凌羽塵雙目驟然一紅,十指捏著‘咔咔’作響。

這個女人曾是他凌羽塵的未婚妻,靠著他的信任,竊取了凌家許多機密,葉家才能迅速造反成功。

后來,這個蛇蝎女人更是親手殺死了他的父親!

現在,連月兒千辛萬苦得來的紫極龍血花,也便宜了這個賤人!

丹田修復無望!

血海深仇難報!

甚至連月兒也救不了!

凌羽塵一時之間萬念俱灰,連那幾個王子的叫喊他都沒聽到,以至于被羅厲狠狠的抽了幾鞭子。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